akiraj

天猫精灵后发先至,是因为站在马云的肩膀上?

天猫精灵后发先至,是因为站在马云的肩膀上?

  智能音箱,阿里来的不算早。

  2017年7月5日,天猫精灵X1发布的时候,亚马逊Echo在美国市场的销量已经是千万量级。

  双11前夕,潘越飞在香港和涂鸦智能COO杨懿聊起天猫精灵的时候,他就high了:全IOT行业都在期待着天猫精灵销量过百万,这将会是智能市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。

  而百万意味着,天猫精灵在这个市场中的渗透率,到了一个能激发出更多行业可能性的状态。Iphone和Amazon Echo的量产周期,都符合这个规律。

  但他没想到,天猫精灵的脱颖而出,竟然来得这么快。

  2015年中国智能音箱售量只有1万台,2016年增至6万台,2017年1-8月共累计销售超10万台。仅在2017“双11”当天,天猫精灵就售出超过100万台!

  “巨头狼性起来真的可怕!”深圳的山寨厂商们吐槽说。对他们来说,巨头更像是这个行业的破坏者,生于风口,死于浪潮成了他们最真实的写照。

  同时,巨大的需求拉着整个供应链往前跑。为了能及时发货,天猫精灵团队把市面上所有的物料、芯片全买了,消耗了市场最大化的产能后,产量达到了百倍增长,但还是供不应求。

  对于天猫精灵的率先突围,甚至在阿里内部也有许多人认为这是理所应当,因为天猫精灵是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”。

  阿里AI实验室负责人浅雪却说:巨人的肩膀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站的。

  01

  大家都说用户体验,我说的不一样

  锌财经对浅雪的采访被安排在AI labs的一间部门会议室里。出乎意料,办公室被装修成了一个普通家庭的客厅,温暖舒适,除了与天猫精灵连接的全套智能家居产品,并没有太多“科技感”。浅雪开玩笑说,这个办公室是专门为马云准备的,在这之前,整个部门都没有一个可以汇报工作的地方。

  天猫精灵就诞生在这样一个曾经乱糟糟的地方。作为阿里“AI labs”第一个走出实验室的产品,从最初的立项,到后来的硬件从无到有、从有到上规模量产,还不到2年

  为什么第一款突破百万销量的中文智能音箱是天猫精灵?浅雪认为答案无外乎用户体验

  这个被用烂了的词,几乎是所有入局者都会给出的标准答案。不过随后她的解释颇有新意:“我认为用户体验是用户拿到手之后,跟产品交流的一个点。有人追求花哨,有人追求黑科技,有人追求小而美,大家都说这就是用户体验,其实就看谁的把握更精准。”

  浅雪追求的用户体验是最多的人来用,并且喜欢。产品进入家里面,应该让人感到舒适,而不是这个技术很难,这个喷漆技术要用18道工艺才能做出来。

  “我今天可以出一个非常牛的天猫精灵。我们在双十一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形的、站在那里可以动的,五万块钱,你要不要?”

  从这个逻辑出发,也就能轻松理解天猫精灵接近腰斩的定价策略。在浅雪看来,价格原本就是产品的一部分,另一部分则是质量。

  从这个产品逻辑出发,天猫精灵最大限度地逼近行业中“最正确”的产品,而非“最完美”的产品:虽然只有一个喇叭,但音效专门请了行业里的金耳朵,搭配麦克风阵列和喇叭调整了好几个晚上;虽然只是一个成本不高的纺织套,但硬件团队跑了十几家工厂,挑了上百种面料最后才选定。

  在采访中,浅雪多次提到“普惠“这个词,当普惠和科技结合在一起,就是印在AI labs办公室墙上的那句话——“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”。

  而浅雪,已经在阿里工作了15年,作为淘宝的第一个客户经理,从软件转到硬件,她对天猫精灵这款产品的寄托是:低调。

  她要求团队、产品一定要融入环境,要有亲和力,而不是有很强烈的入侵感:人对于人机交互的创新,有一定的恐惧心理在,所以要追求温馨亲和

  她认为语音助手这个东西是无处不在的,所以当时给团队下的指令就是要往小了做,人们并不希望有人到你家里之后,看到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东西摆在那儿。它不是一个显摆的东西,它是一个“你的东西”。

  这需要一个产品经理保持最大的理性,但理性也意味着有所割舍。“不带电池、音响效果差,光这两个点,就足够吐槽了。”提起天猫精灵,大多用户这样评价。

  天猫精灵并不追求完美,用户体验也远远谈不上理想,但偏偏成为了最多人的选择。

  “此前中国销量最大的智能音箱,据我们掌握的数据3年总销量才30万,根本没有人能想到今年有一款产品能冲到100万,产能完全根本跟不上。“浅雪形容,“在双11过后欠了一屁股债,天天都有用户上微博骂我们怎么还不发货。最惨的时候,我们直接去工厂生产线拦了100台机器。”

  任何产品,只有市场认可、用户买单,才能叫成功,只有一个好创意,但很快就没音儿了,“那些都只能算实验室产品。”

  在创新和成功之间始终有一个分水岭,天猫精灵一出生就是奔着“成功”去的。

  02

  巨人的肩膀,不是每个人都能站的

  “我不否认啊,成功肯定(阿里)集团居功至伟。”

  天猫精灵的规模想要远超竞争对手,需要大量的内容。阿里有强大的服务整合能力,在应用和技能方面都能够给天猫精灵提供巨大的帮助。

  首先,是产品。

  现在的智能音箱,其实是无数个产品的集合,涉及的每一个像是外卖这样的领域,都相当于原来一淘网的垂直搜索,每一个都是一个APP。这对多数智能硬件公司来说,是巨大的挑战。而在阿里,这更像是一件举手之劳就可以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  浅雪说举手之劳有些夸张,但阿里确实有别人没有的优势:比如点外卖,其实是一个垂直行业。你要有对这个行业很深入的理解和累积,才能做自然语言链接,并且要有一定号召力。

  再比如找手机功能。天猫精灵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出来,因为阿里有阿里通信,可以去做这些跟通话相关的应用。

  同样的业务,即便放在相对不那么小众的公司,也可能根本实现不了,或是需要技术团队花很大的精力、很长的时间去做研发,也需要一定的行业资源累积。

  而且人机语音交互这样的定位,意味着你还要知道用户的一些日常习惯、使用习惯和问法这不仅要考验搜索引擎的能力,还考验自然语言解析能力,还要有用户去能做数据标注,最后还要跟它的服务端打通,两个系统之间要去做交互,链路非常长。

  真正能做到这些的公司,少得可怜。

  其次,是营销。

  在其他智能音箱品牌,还在砸重金在各大城市线下铺体验点,还在为品牌宣传挖空心思,以夺取年度销售5万台的智能音箱市场入场券的时候,天猫精灵已经花了1年做研发,靠着“双11”一个活动,100万销量引爆全网。

  “这也意味着,现在的天猫精灵就像曾经的Echo一样,带动的不仅仅是智能音箱的热度,更是智能家居的热度。”智能硬件连续创业者黄凡说,他曾在智能家居产品市场推广中碰过不少壁。

  今天,就连阿里内部很多人也认为天猫精灵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成功都是理所当然,失败是要被嘲笑的。

  浅雪说她理解这种心态。然而,她也指出这种心态忽略了很关键的一点:巨人的肩膀不是谁都能站的,巨人的肩膀也并不好站——巨人首先要有开放、创新的心态和长远的眼光,其次才是创新业务本身是否足够优秀,能够在各种优质资源的加持下,回报以超出预期的爆发力。

  去年,有一个让浅雪觉得特别意外的事情,天猫精灵7月5号才发布,9月份阿里的财报就把天猫精灵写了进去了。

  那个时候天猫精灵整个销量才几万。对于市值逾5000亿美元的阿里,不要说几万,可能几百万的用户量都不算是个事。

  天猫精灵能够得到重视,不是因为现在,而是因为未来,它代表了新的技术、新的用户体验,新的思维方式,当然还有新的入口。 这也能让她在集团里面可以去争取一些东西。

  在别人眼中是唾手可得的大公司资源,在浅雪自己眼中,却是远超市场总和的 “普惠”目标。容易与不易,只是同一件事的正反两面。

  03

  你们还在考虑销量,我已经在整合行业

  在销量占据先机之后,天猫精灵把眼光放在了更远的地方。

  针对智能家居连接速度慢、遥控难的问题,天猫精灵给出了自己的答案:IoTConnect协议。

  原来的智能家居是以手机为中心的,需要去下载APP,买了美的的设备,用户要下载一个美的的美居,买了海尔的设备,就要下载一个海尔优家,这是去年的一个行业现状。

  2017年,天猫精灵开始跟这些设备厂商去做连接,发现行业内存在的问题一直没变。在天猫店铺中,用户提问最多的就是:“有哪些设备可以联网?怎么联?有什么困难?”这说明两点,第一,渴望智能体验的人很多,第二,它还不够简单。

  基于这个大的背景,天猫精灵发布了集合蓝牙、Wi-Fi于一体的IoTConnect协议,这个协议的本质就是:如果你家里有两台设备,它们同时拥有这个协议,用户不需要再下载APP,设备之间就可以直接相互认识、发现对方了。它让设备具备了一种发现你、认识你,并主动跟你交流的能力。

  至于为什么是一直在强调蓝牙,原因有三个:每一个设备都可以成为发射点自组网络、低功耗、原来的Wi-Fi、ZigBee链接不够简单不够好。

  “而且对于一些小的智能硬件厂商来说,像涂鸦那样能提供保姆式一条龙的服务会更好,但如果是面向美的、格力、海尔这样的大公司,它们可能采购一批这样的芯片就好了。”从事芯片生意3年的供应商老林说,这意味着阿里有了整合行业的可能。

  浅雪认为智能家居今天正在从1.0时代进入2.0时代,1.0时代是以手机为中心的,2.0时代会以语音为中心。而天猫精灵+IoTConnect就是分水岭。行业内认为京东、阿里的智能设备,最终会因为没有足够多的设备支持而昙花一现的观点不攻而破。

  在行业看来,阿里走了和小米截然相反的两条路,小米希望以相对封闭的生态,建立对产品、品牌的强大掌控力,而阿里则希望借助行业力量,完成市场整合者的角色。

  两种不同的产品策略背后,是不同的市场策略。既然要走开放路线,“赋能”就是必然选择。

  天猫精灵官网上面挂了几款合作伙伴的产品,里面有一个Broadlink的“黑豆”万能遥控器,备的10万的货一上线就卖脱销了,他们的产品经理和供应链的人都非常兴奋,仅上线几天就超过了原本全年的销量。

  “其实天猫精灵把用户做起来,把热度带起来之后,对整个智能家居市场的影响可以说是革命性的。智能家居产品从原先的非刚需变成了现在的刚需,我们所有的产品,从双11就开始断货,断到现在。”Broadlink创始人刘宗孺回忆,这样的情况,在天猫精灵杀出重围前,根本不可能出现。

  通过语音的这种方式,带动整个产业升级,才是阿里要做的事。而在另一方面,百万销量的天猫精灵已经消耗了整个行业里的最大化产能,天猫精灵也在拉着整个智能音箱的供应链往前走。

  销量不是一切,但是如果没有销量,再炫目的黑科技也只能是用来炫耀的噱头。浅雪要做的,是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应该用得上人工智能,而不是是高高在上的,很阁楼的东西。

  她说:假设AI发展30年-50年,我们才半年时间,人工智能的未来是星辰大海,有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
  天猫精灵离“完美”还相去甚远,但市场已经证明,这是中文智能音箱市场最接近“正确”的一款产品,也是人工智能浪潮真正进入现实生活过程中,普罗大众最接近“正确”的一个选择。

  QA

  Q:天猫精灵从研发到正式面市,你们面临的最大难题是什么?

  A:其实2年时间,我们每天都在困难中度过。

  但最困难的,其实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去教育用户,教育市场,不知道在市场宣传的时候怎么去定义天猫精灵,是侧重智能,还是强调音箱。这是我最生气的一点。

  后来,我们定的slogen是:我在,你说。

  Q:产品的理性,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?

  A:2年前,我们做天猫精灵的时候,选择很广,有手势识别、人脸识别等。但我很坚持的一点是:没有必要一股脑地把所有黑科技都全部丢进去,让用户亮瞎眼睛,没有意义的。

  包括现在,我们完全有能力往天猫精灵上加更多东西,但我们克制住了,不做加法,而是做减法,因为用户应该从最简单的开始体验。

  议

  1.在任何市场中,无论怎么讲技术,讲产品,讲用户体验,最后致命的关键点还是市场的击破能力,是市场份额。而在这件事情上,天猫精灵做到了。

  2.任何市场教育都不是用多酷多炫的东西来打破“冰点”,而是这件事情,在用户层面,真正有了足够规模量级的影响,量变才能产生质变。

  3.我们不应该畏惧巨头的进入,我们反而应该去感谢巨头对整个系统的重构,这使得整个生态的崛起得以发生。

本站文章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出处:https://www.hachina.io/4761.html
本站保留文章版权以及相关权益。